我知道她一个人在开着同学会,无始无终地会着

时间:2021-06-28 17:11 来源: 作者:艾琴 我要投稿
他们的同学少年,恰逢社会最动荡的时代,也是挑选最多、个人命运最难料的时代。一步之差,往往就要支付终身的代价。因而分手半个多世纪了,他们从来没有过同学会,也就不难理解。
我知道她一个人在开着同学会,无始无终地会着

  但这并不妨碍青春的鲜亮和浪漫,相反由于报国的热情与救国的职责,使他们更加意气风发神采飞扬,这点能够从他们的结业合影上清楚地看出来。稚气未脱的长衫男孩和纯真未泯的旗袍女孩,一张张脸上写满“咱们今天是桃李芬芳,明日是社会的栋梁”的表情。

  半个多世纪今后的一天,当年的一个旗袍女孩看到儿孙辈都在张罗什么同学会,年已耄耋的她忽发奇想,咱们为什么不能会一会呢。

  她草拟了一份意向书,给尚有联络的几个同学发了曩昔。杳无音信本在意料之中,回信就更让她喜不自禁。然而其中也有好几封回信带来的是天人永隔的消息,这,她也早有心理准备。

  同学约同学,同学的讯息渐渐地多起来。最让她激动的,是联络上了当年她发誓愿跟他走到天南地北的那个人。那个人眼下还真在天南地北,但她没跟着走,他们刚结业就因崇奉不同而分手了。

  在联络同学的绵长过程中,她为他手织了一件毛衣,织出一只活泼可爱的松鼠,同半个多世纪前她为他织的那件如出一辙。他属鼠。她打算在同学会时,送给他。

  满世界找同学,一个,一个,总算找到了七八个。发起者觉得,人数好像少了些,照片上有30多人呢。再说,都已这把岁数,这次相会,是分手后的头一次,很可能也是最后一次。找找看,再找找看。

        含辛茹苦,又找到一个,她心一凛,当年他曾苍蝇一样黏过她,她说不出有多厌烦他。不过这一切也都随年月流去了,找到他,她仍是快乐的。

  时刻、地点,详尽、缜密,连医护办法都想到了,不是吗,一激动,如果,有个如果呢?

  预定日子将近,消息传来,老班长摔了跤,中风。还好,抢救及时,康复应该没问题。

  老班长缺席可扫兴,等等吧,半个世纪都等过来了,不在乎这几天的。

  老班长刚刚能够行动,又生曲折,相片上美若天仙的“班花”,现在骨质疏松,谁也没撞着她,她就三处骨折了。

  真想再看看“班花”!我们一致意见,已然等了,就再等等。

  期间作为发起者的老太太也生过一场相当严重的病,她的孙女就帮奶奶打理同学会的诸多事宜。孙女有个同学是记者,对此事很感兴趣,约好到时做个报导,连标题都想好了,就叫《半个世纪后的同学会》。

  等到孙女与记者又一次同学聚会,现已时隔5年。记者问起,孙女叹道:会不起来了。

  怎么,奶奶过世了?

  那倒没,可他们真不该犹疑,等这个等那个,一个一个找到,又一个一个失去,现在,只剩奶奶一个人了。

  那件松鼠毛衣呢?

  还好,我及时帮奶奶寄出,那老爷爷穿上摄影,儿孙满堂簇拥着,却刻意显露前襟的松鼠,显见是个能解风情的老人。收到相片,奶奶很开心啊。仅仅第二年春天,老爷爷也去了。

  现在奶奶不再提起同学会的事,但我知道她一个人在开着同学会,无始无终地会着。